今天是:

武当山文物数据库建设的前前后后

来源:     |    作者: 赵本新      |     发布日期: 2013-02-19     |     [      ]

武当山“文物(电子)数据库”于2005年建成使用,实现了对文物的科学管理。这在我们文物工作者,可以说是完成了一桩50年的心愿。我作为直接参与者,感到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。

武当山文管所开始名称为“襄阳专署武当山文物保管所”,19611018日成立。后因成立郧阳地区行署,随之更名为“郧阳地区行署武当山文物保管所”。那时上万件文物只有3个文管员和几名道人管理,老实说,能让文物不被盗、建筑不被破坏,本身就是奇迹。文革期间又增加了3名亦工亦农文管员和3名文物干部,一直维持到改革开放初期。这个时期也曾经做过建档卡工作,即由原均县人委会与文物部门共同登记建立文物账册。那时,由于有些文物还存放在农民家里,文管所对各宫观庙宇的大件文物和部分庙产登记后,由保管人与武当山文管所签订保管合同,均县人委会在合同上面签证,其中,庙产的土地由均县人委会担保借给所在地的村、组使用,一般为二十年,其中玉虚宫、遇真宫为三十年期限。文革期间武当山文管所又下放给均县(今丹江口市)代管,这一时期根本谈不上“库”,资料仍然管理不到位,账物没有分开,,文管所长任心俊曾经多次向上级汇报,想把全山的文物汇总建立一部完整的总账,但由于多种原因,始终未能如愿。

80年代,我分配到武当山文管所工作,是单位的第七名正式职工,后来逐步发展到40余人。这一时期,国家对文物管理逐步走上正轨,郧阳地区行署文化局要求各县市文物重新登记造册,建立管理制度,并抽调文化系统内部数十名资深干部到武当山帮助建账,对诸宫观的文物进行全面登记、鉴定、核对,期间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工作如期开展。主要对各宫、观的馆藏文物基本摸清了家底,分点造册,每宫、观建立了一套总账和一套分类明细账,湖北省文化厅还聘请了故宫博物院文史专家朱家专程到武当山,撰写了第一篇文物导游词,同时还对每一件文物进行鉴定,其中武当山镇山之宝——御赐泥金书写的道教经书《高上玉皇本行集经》三卷就是这次被发现的。至此,《武当山馆藏文物账薄》基本形成。但是,仅限于开放的几个大宫观。19848月按照国务院指示精神,我们将两宫(金顶太和宫、紫霄宫)移交给道教协会管理使用,其中有关的文物账册也如数复制移交。

20世纪90年代,武当山管理体制几经反复,给文物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影响。省里的文物维修仍然还在继续,其中有紫霄宫、太常观、太子坡等。这期间,由于有出土文物和流散文物不断被发现,文物账册数量也在增加,同时地处偏远山区的文物保护单位和管理存在较多的遗漏,尤其是建筑文物的数据没有收集完整,甚至到了东西被盗也不知道是哪里丢失的地步,尺寸多少也是未知数,说明管理相当不到位。这种情况表明,建立文物数据库已刻不容缓,但资金很紧张。1996年申报文化遗产治理仍欠账300余万,单位账户发生赤字,向个人借款5万多元给职工发工资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我向当时的局长罗志教汇报建立文物数据库问题,罗欣然同意,并购买回了两台电脑(财务、文物各一台),照相机一套,专门用来做文物基础档案资料收集、整理工作,计划用五至八年的时间逐步完成文物数据库,中途因为资金跟不上而搁浅。

2003119晚,遇真宫发生火灾,数据库建设被迫再次陷入停滞状态。一年多后,文物局经济状况稍有好转,文物部门的所有公务费全额列入财政预算,文物维修资金得到了保障,时机应该成熟,我向局长姚天国提出建立数据库一事。他马上表态,你先拿个方案,在班子会上讨论一下。我非常高兴,连夜设计了一套运行方案,初步预算需要50余万元。怎么办?放弃还是另辟蹊径呢?深夜,我打电话给原十堰市电视台龙化成台长,请他给予帮助支持,他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又与龙化成台长联络,提出由于涉及文物保护政策,资料共享可以,但必须受到一定的限制,及其它一些技术性问题,龙台长也满口答应,使我非常感动。虽然可以节约10余万元,这样运作,但还差40多万元。班子会上,大家都认为资金投入过大,预算超出了原计划的一倍。于是,我主动请缨去找道协商量来共同完成。道协李光富会长通情达理,答应与文物局合作,达成协议,经费各负担一半,最后交付完整的档案资料,而且当即表态先付5万元作为启动资金。至此,武当山文物数据库工作才算正式启动!

三方达成协议后,文管所抽六人,道协四人,十堰武当网站四人,我负责项目的实施。2005年我们抽调人员几乎全年没有休息一天,全力以赴地投入工作。庙观拍摄,为了方便游客参观,殿堂不关门,中午吃快餐面,尤其是在库房拍摄,喝了不少明代的“灰”;野外调查,往往一天两餐,遇山爬山,遇水趟河。由于分工合理,使采集和室内同时并举,天晴与下雨各有计划,采集、采访、整理、拓片、编辑、制作、合成形成流水作业,所以一年内建成了武当山第一部完整的文物数据库,做了文物部门半个世纪想做而没有做的事,圆了文物干部50年的梦!

我们的文物数据库软件,比国家统一发放的软件提前一年,数据库建设比国家要求提前两年完成。这件事过去快十年了,至今觉得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惬意的一件事情。

(作者单位:武当山特区文物局)